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疏竹雁影

风过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渡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故君子事来而始现,事去而心空

 
 
 

日志

 
 

郑板桥论书法(文摘)  

2016-10-05 15:04:37|  分类: 书法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xiaolin《郑板桥论书法(文摘)》
郑板桥论书法(文摘) - xiaolin - 峨山居
 郑板桥虽是极爱书法的人,他的书法也极为人称道,但他说过一句“杀风景”的话:“博雅之士,幸仍重之以经,而书法之优劣,万不必计”,就是说,书法虽大可考究,却不可看得太重,毕竟有比这重要的许多事情要做。这个观点,我们不能说他是错的。
    板桥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的诗书画,虽然世称“三绝”,他却一直视为小道,而以济天下为大道,若是相反,则他早就因自己的艺术成就而浮躁轻薄,以为天下之大,不过如此,那我们就会失去郑板桥了。
    板桥认为,“书法与人品相表里”。这个观点是众所赞同的。但大约也不等于说,人品高了,书法自然就好,书法好了,人品定然是高。书法与人品的统一性只在于,在具备了一定书法水平基础上,当走向创造书法风格的时候,人品的潜在作用就很重要了,往往人品如何就会决定书法如何,反之也能从书法看出人品来。这里说的人品,首先当然是道德,但还应包括性格气质襟怀,总之是经过学习和修养而成的精神特质的总和。板桥举出的事例是虞世南,说其人虽郑板桥论书法(文摘) - xiaolin - 峨山居
 被隋炀帝摒弃,却受到唐太宗重用,其命运像神龙的忽隐忽现一样。人皆可能有这样遇与不遇的情况,但本人的人品高下,却是一个内在因素,若无好的内在因素,即使天天遇到唐太宗也没用。板桥说他看虞世南的书法,有“介而和,温而栗,峭劲不迫,风雅有度”的特点,这正好也是虞世南人品的一个说明。所以,虞世南今日可见弃于炀帝,明日却可见用于太宗。         
    既然“书法与人品相表里”,所以“骨不可凡,面不足学”,骨是重视自身精神修养而来,面是别人书法的表面笔墨形象,光是学得别人的面,却没有自己的骨,书法是弄不好的。所以他说,“板桥道人以中郎之体,运太傅之笔,为右军之书,而实出己意,并无所谓蔡、钟、王”。蔡中郎之隶书,钟太傅之楷书,王右军之行草,板桥都学,既学他们的书法形象,又学他们的书法所体现出的人格精神,最终要形成自己的书法形象和骨法用笔。
    所以,形成自己书法风格的方法,就是“师心自用”,根据自己的性情去创造。他说自己“既无涪翁之劲拔,又鄙松雪之滑熟”,“创为真隶相参之法,而杂以行草”。
    他说,“古人书法入神超妙”,入神,就是真正出入神髓,超妙,就是不停留在表面的姿媚奇巧,而以内在之骨力,运外在之笔墨,点划落纸,无不体现内在精神,此时书家的书
 郑板桥论书法(文摘) - xiaolin - 峨山居 写,大有庄子“以神遇而不以目视”之意,正如板桥所形容的王右军写“《兰亭》,乃一时高兴,天机鼓舞,岂复自知”,虽然如此,却又“如李广、郭汾阳用兵,随水草便益处,军人各得自由,而未尝有失”。至于《圣教序》式的“字字精悍,笔笔严谨,程不识刁斗森严,李临淮旌旗整肃,又一家气象”,同样是入神超妙。
   所以,重骨力,不等于“方硬板重”,而当有“往复流连”之妙,若为印章,当同其理。
    板桥书法之“怪”,先是有意为之,而后得以入神。除了学过蔡、钟、王之外,他还说,他也曾学过高且园,而高且园学的是苏东坡,“故坡公书为吾远祖也”。但他又感到苏东坡的字“肥厚短悍,不得其秀,恐至于蠢”,所以又转而学黄山谷,对那种“飘飘欹侧”、“风乎,风乎”的神韵十分向往。在他眼中,山谷的书法“罔非竹也”,就像他心中所要达到的最理想的的画竹一样,但又觉得取其法用于画竹可以,而用于书法,只恐到不了那种“劲拔”的境界。他也曾观察过米元章、蔡京、蔡襄、赵孟頫等人书法,进行选择,或学,或不学。经过这样长期的揣摩,最终创造出了“自
 郑板桥论书法(文摘) - xiaolin - 峨山居
 
郑板桥论书法(文摘) - xiaolin - 峨山居
 
郑板桥论书法(文摘) - xiaolin - 峨山居
 
郑板桥论书法(文摘) - xiaolin - 峨山居
 
郑板桥论书法(文摘) - xiaolin - 峨山居
 
郑板桥论书法(文摘) - xiaolin - 峨山居
 
 号六分半书”的书法:“板桥书法以汉人八分杂入楷行草,以颜鲁公《座位稿》为行款,亦是怒不同人之意”(刘柳村册子)。善写板桥体的周积寅教授解释说:“其特点主要以隶掺入行楷,隶多于楷,有时杂以草、篆,亦间以画法行之。其行款有人称之为‘乱石铺街’,歪歪斜斜,忽长忽扁,完全不受束缚。对于端端正正、一笔不苟的‘官阁体’来说,确是个大胆的冲击”。
    也有人说板桥自创的这个书法不好,如清人王潜刚就认为板桥学苏黄是学得颇有功力的,但什么“六分半书”,以隶楷行三体相兼,“只可作为游戏笔墨”,算不得书法。他觉得这样批评了板桥还不够,又进一步说:
    “凭一时之小慧,妄欲造成一特创之字形,于是一笔篆,一笔隶,一笔真,一笔草,甚至取法帖中钟、王、颜、柳、欧、虞、董、薛,东取一笔,西取一画,又加之以一笔竹叶,一笔兰花,自以为极天地造化之奇,而成一不伦不类、不今不古之儿戏字体……至其画兰竹,平正而有变化,不愧作手。即画菊、画梅、画石,亦皆能参以书法。盖画家之难才,而书家之外道也。以久负书名,不得不论正之”。
    这一批评很尖锐。清人何绍基说,看了板桥书的《道情》十首词,觉得“字仿山谷,间以兰竹意致,尤多别趣”。何绍基所说的板桥所书《道情》十首词,行草居多,偶然杂以隶楷。王潜刚所批评的,大约是板桥所书“蔡邕书骨气洞达”之类,它确实特别反映着板桥的探索与试验。当代书家周积寅从板桥众多书法作品中抓住板桥体最具个性的形质而运用自如、焕然一新,受到了人们的欢迎。   “凭一时之小慧,妄欲造成一特创之字形,于是一笔篆,一笔隶,一笔真,一笔草,甚至取法帖中钟、王、颜、柳、欧、虞、董、薛,东取一笔,西取一画,又加之以一笔竹叶,一笔兰花,自以为极天地造化之奇,而成一不伦不类、不今不古之儿戏字体……至其画兰竹,平正而有变化,不愧作手。即画菊、画梅、画石,亦皆能参以书法。盖画家之难才,而书家之外道也。以久负书名,不得不论正之”。
    这一批评很尖锐。清人何绍基说,看了板桥书的《道情》十首词,觉得“字仿山谷,间以兰竹意致,尤多别趣”。何绍基所说的板桥所书《道情》十首词,行草居多,偶然杂以隶楷。王潜刚所批评的,大约是板桥所书“蔡邕书骨气洞达”之类,它确实特别反映着板桥的探索与试验。当代书家周积寅从板桥众多书法作品中抓住板桥体最具个性的形质而运用自如、焕然一新,受到了人们的欢迎。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